全国炸串美食加盟组

寂寞书堆里陌生的人

大鱼海猫2018-11-07 13:36:52



被手机卡慢折磨得忍无可忍,贾小白试图通过各种技术途径解决,却多是徒劳,身体(硬件)跟不上灵魂(软件)的步伐才是终极原因啊。硬件可以换,身体却换不了,灵魂可以换吗?连着两个下午,他先把微信6.5.X的各种版本试装了一遍后选择了6.6.0版,接着又进入开发者模式修改了手机的两个原始参数。手机卡慢的问题没有太大改观,却发现了沉迷技术的快感。技术手段之外,贾小白又尝试整理微信收藏,把几年积累下的诗词歌赋和好文章链接清理了一遍。像很多夏天又开始整理衣柜的女人一样,没有点“断舍离”的决心将又是一番无用功的。清出了五个段落,不妨一看。

 


段落一:贾小白知道桌子上放着一个糖火烧,是他下午在学校门口买的。他闻到它诱人的香味很久了,却一直抑制着自己冲起来去吃掉它的渴望。晚上已经比平日多吃了三个杏和三块西瓜了……啃完火烧,他又跑到楼下把中午剩的大米饭冷吃了大半碗,满足后又回到楼上。楼顶的风很凉,他好像很久没在半夜的楼顶看天看月亮了。信虎一声接一声地叫着,也不知道它们替谁在送信呢? 

 

段落二:午后的风大且暖,太阳也仿佛厌烦了打卡,偷懒似的不明亮。贾小白的身体懒洋洋的乏困,昨夜堕落纵情南河口的美好已然全无,眼涩心塞,看来是豆腐皮和王中王还堵着呢。掰三两瓣丑橘吃罢,只待清茶一杯黄昏后,寂寞书堆中,闲坐说花红。突然有一天,当发现生活里原来有美好的人和美好的事物时,他开始变得那么留恋,那么痛苦。

 


段落三:贾小白夹起笔记本到会议室抄笔记,笔记本是皱巴巴的,心情也是。进门后他习惯性地扫视了一圈,会议室三五成群地扎着几堆男女,像往常一样没一丁点儿新意——抄笔记的抄笔记、打游戏的打游戏、扯八卦的扯八卦,喧嚣中弥漫着一种欢快的堕落。几个在手机上欢乐斗地主的女人闹腾得最欢,A说:“老X,我干死你,你就敢衣蒙蒙的炸我700分?”B说:“你别看人家手疼的不能抄笔记,斗起地主来手可蹿的了!”B的话音未落就听见老X拍着桌子叫起来:“妈呀妈呀,只顾瞎扯蛋了,害得我又尼玛输了800分!”伏案疾书的几个男女像局外人,即使输了欢乐豆的女人叫嚷着要摔手机,他们也懒得扭头去看上一眼,只是不时端起水杯喝口水后继续抄写。再看墙角那几个扯八卦的女人,她们一改往日里拐弯抹角夸耀自家男人和孩子的攀比较量,居然把今日话题转换成新闻联播热播的大事件。贾小白不知道自己怎么好像总是混在女人堆里,凑上去听了几句,也没找着机会插上两嘴,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抄起了笔记。

 


段落四:贾小白在南河口看上了一个女人。她坐在他右手斜对角的桌子后吃杂格,灰色的衬衫套着一件黑色的小西装,白色的圆领围着脖子十分亮眼。一张清晰的俊脸向上升出,在头顶结成一个高高的发髻,让她生动活泼的年轻无处藏身。她一边自己吃着,一边招呼着对面母亲身边的孩子,高高凸起的胸前犹如一团随时要喷出的火焰,没有一刻停息地跳跃着。她吃完起身付账,唤上母亲孩子走了,藏青色的板鞋上晃动着粗壮结实的小腿。他低头继续吃泡软了的煎饼,雨又下了起来。

 

段落五:只顾看着路旁多起来的杨柳落叶树,贾小白不小心踢了一脚晒在地上的玉米,随即听到一句:“就没把你脚Ying了?”他忙停下细看,发现旁边一个老妇女正拿着木耙扒拉玉米。连忙的赔礼道歉可以化解一切的生硬与不满,还能一下熟络地唠了起来。贾小白问一亩玉米能打多少斤,另一个莽撞的老妇女说的“两千多斤”着实吓他一跳。今年的玉米市场价目前是七毛八九一斤,妇人说是都要粜了的。好久远的“粜”字,现在的孩子应该是不知道啥意思的吧。指着两大片玉米地中间干净的水泥路,他问那是去向哪里?妇人口中说出的陌生村子的名字,让他知道自己也不过是个陌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