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炸串美食加盟组

南京,南京

一把折凳走江湖2018-11-04 17:14:21

王力宏演唱会上唱了一首为南京写的《南京,南京》一下成为抖音和微博上大热的神曲。我突然无比想念我的家乡。

(雪中中山陵)


我是一个南京小杆子

我老婆是个南京小潘西

标配南京家庭


我爱我的家乡。我对她的思念深入骨髓。


在南京的时候,总觉得这个城市不够争气,没有赶上最近十年的互联网大潮,没有一家像样的互联网大企业;说她富裕吧,旁边苏州会说GDP总量比我们还大,说她贫穷吧,满大街的奔驰宝马,德基的prada销量全国第三,Gucci销量全国第一,新街口德基楼下的星巴克销量全球第一。


总之,南京是一个看起来没啥钱没啥特点的城市,但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却又拥有不俗的实力和不错的生活。真是一个神奇的城市。

(老门东的一家茶社)


我总说,做过多朝古都的城市,那里的人们都比较随性和慵懒。因为王朝更迭,眼见他起朱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那里的人们看惯了王朝的风云际会,王侯将相的崛起和陨落,深知平平淡淡才是真,功名利禄都是过眼云烟。


其实南京的节奏也仅仅是比北上深慢一些。这个城市充满了活力,所有的新奇玩意南京基本都是全国第一批体验到的城市之一。这个城市也充满了竞争,临街的商铺没有空着的,新街口的餐厅无论多难吃,都有无数人排着队去消费。德基永远人潮汹涌,仿佛这些人都不需要上班工作。

(雪中鸡鸣寺)


我几次离开南京去到国外工作和生活,每一次都会在异国他乡对我的家乡燃起无比的思念之情。每每遇见国外所谓的大城市,都会说:还不如我们南京一个区呢。


南京人总是自嘲自己是南京大萝卜。说我们南京人不够精明,太傻太耿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人真诚和朴实变成了缺点。


这几天我们四个南京人开车去堪培拉旅行。一路上,四个同龄的南京人交流着自己儿时在南京的回忆。


我们聊起了一茶一坐,聊起了米乐星KTV,聊到当年学校组织去玄武湖环湖跑,聊起了当年Napoli餐厅的火爆,豪客来牛排。原来我们的城市拥有着这么多我们共同的回忆。


而我们现在,都在澳洲生活着。


我们一车四人,分别来自南京高中四大名校。每个人都谈起自己高中的趣事,我们四个人高中毕业后去全世界不同地方求学和工作,最后又在澳洲聚集。而最终将我们的话题归拢到一起的,都是儿时在南京的美好回忆。


我们想念玄武湖夏天的鸭子船;我们想念灵谷寺的萤火虫;我们探讨南京栖霞寺的灵验和神奇;我们怀念南京的鸭血粉丝和各种美食,说起小笼包和辣油馄饨还会狂咽口水。

(栖霞寺千佛崖)


每个来到南京的人看见了梧桐树,我都会和他们说关于蒋公和宋美龄的爱情传说;我带他们去看周处读书台,讲述周处除三害的故事;我带他们去看王谢故居,告诉他们权倾朝野的臣子家门也就两人宽,南方士大夫没有北方权臣那样豪气的大门,他们更喜欢把精美的园林和豪奢的官邸隐藏在平平无奇的大门内。

(灵谷寺萤火虫)


我告诉他们,自古的南京人不太喜欢把钱花在门面上,所以给人感觉南京人很土。

因为南京人炫富的时代在一千八百年前。王恺和石崇的斗富已经在中国历史上登峰造极了。现在炫富,我们觉得比较low。


他们惊讶于南京这座城市有着这么多的故事都隐藏在看似不起眼的一棵树、一口井上。


我说:挨滴嘛!


南京小杆子会在骂人时中气十足地喊一声:呆逼!

某种程度上,比北京人的“傻逼”更具有气势,因为我们的两个字都是爆破音,喊起来气壮山河。


南京小杆子互相见面都会称呼对方小呆比,看见小姑凉都会喊对方小潘西。

根据我们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因为古文云“美目倩兮,巧笑盼兮”,所以我们南京人把小姑娘称作“小潘西”。

同时古文有云,“君子怀玉,小人戴碧”,所以我们把坏人叫做呆逼。


骂人都这么有文化。


我爱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