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炸串美食加盟组

都市情缘:《整容三次的我》

一天一读2019-01-11 04:52:23

一花一世界,一天一阅读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

作品简介

书名:整容三次的我

作者:圈圈圈圈酱  


我整容三次

每天都在前男友面前瞎晃

前男友每天都在找我

可他面对面认不出我

第一章 

  “大家好我是O酱,今天要为大家挑战的是四十个手抓饼和十个煎饼果子。”
  
  被羽毛面具遮住一半脸的女人一边说着,一边露出微微的笑容。她将一个滋滋滋冒着油的手抓饼拿起来,凑到鼻子前轻轻的吸了口气,之后享受般的用力点头。
  
  “番茄酱,沙拉酱,千岛酱,辣椒酱。这是一个放了四种酱的什锦手抓饼,真让人惊喜。”她说着从桌子后站了起来,露出黑色T桖衫上的鲜红草莓图案和只穿着短裤的修长双腿。她将手抓饼递到镜头前,然后唇角弯了弯,温柔道:“很香哦,你们想吃吗?”
  
  手机屏幕上很快的刷过一片类似“才不吃,拿走”,“请尊重我们,不吃不吃就不吃”的弹幕。抬眼看到一条“O酱还真是喜欢这件衣服呀,都穿好多次了”,女人嘴唇微动,耸耸肩坐了回去。
  
  “既然你们都不要,那我就全都吃掉了。”
  
  她低下头,开始对着镜头吃那个手抓饼。她的动作很慢,一口一口看起来很享受。每吃一口还会特地掰开外面的饼,露出里面裹着的食物给观众看。
  
  “看,是翠绿的生菜哦。这个生菜特别脆嫩,大概是刚从楼下菜市场买到的。还有这个鸡柳,这可不是哪里都有卖的。”她用手指捏出那块颜色发红的肉,直接放进嘴里,嚼了两下,眯着眼露出满足的表情,“鲜嫩多汁,肉香四溢。据说这是全川城都只有两家店才会供应的高级货,果然不同凡响。向大家推荐。”
  
  吃完一个裹鸡柳的,再拿起一个裹牛肉的,她的表情全程都是享受的,谈吐也充满了幸福感。每吃完一个饼,大概是助手的人都会从屏幕里露出手,递给她一罐果汁或是汽水饮料。
  
  “吃不掉的话就放在那儿吧,我替你吃掉。”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男人喑哑却充满关心的声音。
  
  “嘤嘤嘤又虐狗!”
  
  “O酱直播都两年了,情敌怎么还不露个面呀。”
  
  “情敌手好看,求露脸,求正面肛,谁赢了谁才能迎娶O酱!”
  
  女人冲着弹幕吐了吐舌头:“他不愿意露脸,要他露脸跟把猫按在水里洗澡似的。”说完将一片生菜放进嘴里咀嚼起来。就这样不紧不慢的吃了不知道多久,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点。
  
  就在她吃完三十个手抓饼以后,直播观众发现除了女人轻柔的解说声外,画面里似乎还传来了笃笃笃的敲门声。一声又一声,朦朦胧胧的,响得清脆而快。
  
  “听见有人敲门我是一个人吗?”
  
  “好像有敲门声吧?”
  
  “情敌快去开门呀,没看O酱都被打扰得停下了吗?”
  
  “O酱内心是崩溃的,朕老公反应怎么这么慢。”
  
  女人手指剧烈的颤动了一下,低眸看完弹幕,抬起头冲某个方向撇了撇嘴:“我的粉丝都叫你开门去呢。你怎么跟一根木头桩子一样杵着不动。快去快去。”
  
  敲门声在这时也停了下来,沉默两秒之后,声音喑哑的男人终于开口道:“那你继续吃吧,多吃点,我去开门。”
  
  在他说完这句话以后,女人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她垂眼看着手机上的弹幕,不顾弹幕上刷的“O酱表情突然变了”“卧槽好吓人O酱怎么了”,轻飘飘的像丢一片树叶一样,将手里的手抓饼扔在了桌上。
  
  “夭寿啦O酱竟然把好吃的给扔啦!”
  
  在这条弹幕飘过的同时,画面里传来了一阵令人害怕的喧闹,喑哑的声音在骂脏话,有东西砰一声撞在了墙上,有人在说“我们是警察别动”。在这些吵闹的声音里,女人慢慢的低下了头,抬起手背,像是轻描淡写的从眼下擦去了什么。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英俊男人一步步走进了画面。
  
  他长着一张冷淡而精致的脸,整个人像是从数学书里走出来的公式一样散发着令人敬而远之的气息。大概是不知道画面还在直播,他没有关掉直播,就这样在女人的身边坐了下来。
  
  两个人沉默了片刻,女人忽然用力将摆在桌上的食物全都推到地上,骂了一句脏话。这不像是平时的她会做出的事情。看直播的粉丝被吓到了,不停地在弹幕上询问出了什么事,有的人询问是不是需要帮助,有的人询问西装男的身份。
  
  女人像是暂时忘了有弹幕这回事一样,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不知道过了多久,才一边用力的抹眼泪,一边抓起桌面上装过手抓饼的粗糙袋子擦脸。
  
  男人垂眼沉默的坐在她身旁,抬起自己的手臂,递到她的眼前。
  
  女人于是连哭也不哭了。
  
  她摘掉面具将自己脸上的眼泪鼻涕全都在男人干净的袖子上抹掉,之后用自己颤抖的沾满油的双手攥紧头发遮住脸,狼狈的看着眼前的摄像头。
  
  ‘“这是我最后一次直播,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你们不是一直问我为什么不走出家门去吃更多的好吃的吗?我现在回答你们。”她用和以往温柔声线完全不同的嗓音很快的说道,“因为我走不出去。我每天被逼迫着吃那些其实很难吃的东西,逼迫着催吐,被逼迫着向你们解说每种食物,我离开自己的亲人,离开自己的朋友,离开自己的男朋友,对我来说,这两年以来的每一次直播都像是一场噩梦。”
  
  弹幕层层叠叠的刷过,她泪眼朦胧已经完全看不清楚屏幕上的字了。
  
  “我被一个变态绑架,强迫整容,之后囚禁四年。”
  
  她这样说着,眼泪掉了下来。顿了顿,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像摄像头伸出了手。
  
  “永别吧,现在我自由了。”
  
  画面黑掉了。
  
  ********
  
  “本市破获一起犯案时间长达五年的绑架案,案情后续还在跟进当中……”
  
  “本台消息,秦出法医女友绑架事件现已破获,嫌疑人疑为整容医生,据悉……”
  
  “秦出女友绑架事件疑似告破。今天我们为大家请到了心理学家张树生教授,由他为我们讲解一个罪犯实施绑架时最有可能的心理活动。”
  
  “一个女人的才智与斗争?法医女友被绑五年强迫吃播,穿自制情侣衫直播暗示被囚地点终被救出。”
  
  五月广场上的巨屏电视里滚动播出着这样的新闻,先是一个男人停下脚步来,紧接着是更多的人驻足观看,发出惊叹声。
  
  一个正在加班的白领顺手戳开手机,浏览器自动弹出和电视上一样的新闻标题。他惊愕得手上一松,咖啡杯砰地一声砸在了自己的脚上。
  
  躺在床上的追星少女正在微博上搜索自己爱豆的名字,一条“秦出法医女友绑架案终于破获”的热搜映入了她的眼帘,后面还跟着一个“新”字。
  
  川城这个城市每天都有着数不清的大事情发生,今天或许别人还记得你是一个被校园暴力的孩子,明天或许已经因为一个明星的新剧播出而雀跃起来。像永不停息的海浪拍打在沙滩上,循环反复,更换交迭。
  
  但无论多少的新闻播出,多少的事件装进脑海里,有一件事情即使是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川城的人也依然清清楚楚的记得。
  
  五年前的某天晚上十点,突然接到的一个报案,让正在和女友林茜茜约会的法医秦出不得不离开女友的身边。他为她叫了出租车,记下了出租车的车牌号以后才让她上了车,并和她约好,到家以后给他发个短信。
  
  但直到案件处理结束以后的凌晨一点,秦出也没有收到林茜茜的报平安短信。
  
  秦出回到家中,发现拖鞋维持着出门前的摆放方式,金鱼缸中没有新撒下的鱼食,挂衣架上只挂着他一个人的西装,丝毫找不到林茜茜曾经回过家的痕迹。他按照车牌号找过去,出租车公司的负责人告诉他,这辆出租车在下午已经失窃。
  
  没人知道那个夜晚发生了什么。
  
  那辆出租车就这样载着秦出的女友消失在了夜色中,再也没有出现过。
  
  案件发生以后,引起了社会好几个月的热议。各种不同角度的深度剖析长时间的霸占着街头巷尾。
  
  “法医工作中的辛酸”,“加强出租车安全管理”,“敬业法医遭罪犯报复,女友下落不明”,“这是秦出先生发布的寻人照片,请转发,请帮助这位敬业的法医找回他的女朋友!”
  
  新闻热议了多久,照片又转发了几十万次呢?川城的人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这件事民众从轰动谴责到无奈叹息,再到最后的事件悄然沉寂,整整经历了五年。
  
  整整五年都没有进展的案情,谁也想不到会在这天晚上忽然迎刃而解。
  
  就像他们也想不到当他们认真的转发照片时,林茜茜早已被身为整容医生的犯人强迫做了整容手术,并且在两年前就已经戴着一个羽毛面具,正大光明的坐在直播镜头前,微笑着吃下五人份、八人份、十人份,乃至更多的外卖食物。
  
  最让人觉得可恶的不是抓不到犯人,而是犯人就在屏幕之后,却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他们甚至还对着他和受害人调侃、赞美。
  
  “太可怜了,原来她就是O酱。”
  
  “对呀,总有人说她一定无耻的催吐过,所以面色才会越来越差。根本没人知道,她从吃东西到催吐都是被强迫的啊。”
  
  “她现在一定躲在秦出法医的怀里哭吧。光想想就觉得完全能理解她的心情,被整容,被强迫暴饮暴食,太吓人了。”
  
  “希望今晚能在心爱的男朋友怀里睡个好觉吧,可怜的小姐姐。”
  
  在街头巷尾的人们这样议论着的同时,林茜茜正坐在警局的沙发上,捧着一只一次性纸杯,久久的侧脸盯着窗外的天空。有时候她会忽然转头看一眼四周,间或回过神来之后,顺手擦掉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流出的泪水。
  
  秦出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坐着的沙发后的。
  
  他脱下自己的西装,露出里面穿着的雪白色衬衫,因为牵扯的关系下摆微微被扯出了西裤,却仍然显得他双腿修长。带着体温的黑色西装被搭在了林茜茜的肩膀上,她僵了一下,慢慢的转过头盯着他。
  
  过了不知道多久,她忽然笑了。
  
  “你一点都没变。”她的声音带着嘶吼过后的微微沙哑,“我却已经不是我了。”


第二章 

  林茜茜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脸,“我的眼皮割过,脸颊打过针,鼻子垫过,下巴里填充了假体。就像淘宝店里摆着的那种充气娃娃,你们男人应该懂的吧。看起来就像个假人,连一点点的人味儿都没有了。”
  
  秦出没说话,沉默了不知道多久,向她伸过手去。
  
  他的手往她的脸颊旁边递了递,却并没有抚摸上去。
  
  “站得起来吗?”
  
  “嗯。”
  
  林茜茜这样回答着点了点头,在秦出即将收回手时,却又拉住了他的手,一点一点的握紧。
  
  “但你还是拉着我吧,我想外面一定很多记者。如果我和你一前一后走出去,明天的新闻标题大概会是“秦出法医早已另寻新欢,被绑女友已成炮灰”,那对你的影响影响多大啊。”
  
  说完以后,她忽然又笑了一声,顺便抬起手臂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两个人走出警局,果然已经有记者守在外面了。但不知道是因为同情她的遭遇,还是因为秦出的表情实在太过冷漠,以至于他们只是远远地看着,并没有人真正上前采访。
  
  一个女记者纠结之下像是想靠近两步,林茜茜将她的动作看在眼里,捏紧秦出的手,转身就将脸埋进了他的胸膛里。
  
  转眼间女记者已经走到了两个人的面前。
  
  “抱歉,也不是为了专门来您的伤口上撒盐。但您可能不知道,因为这五年来秦出法医从未放弃为您的案子四处奔走,市民们对您的人身安全也都时时刻刻的记挂着。现在新闻里透露出的信息实在太模糊,不足以让我们了解事情始末,希望您可以多透露一些您现在的情况,让大家清楚案件的来龙去脉,对于您的处境也彻底放下心来。”
  
  林茜茜没说话,只是将脸更加用力的往秦出胸膛里藏了藏。
  
  女记者有些同情的看了她一眼,想了想,把话筒转向了秦出。
  
  “我能够理解林小姐现在的不安。那么秦法医,请问您能够向我们透露些案件的情况吗?”
  
  秦出的身体微僵,他的手臂僵硬的垂在身体两侧,一句话也没说。
  
  林茜茜揪着他腰侧单薄的衬衫,小声的说了句什么。
  
  “你确定?”他低声问道。
  
  林茜茜点头。
  
  于是沉默片刻以后,秦出缓慢的抬起手臂,将女记者的话筒接了过来,递到了自己的胸前。
  
  林茜茜刻意压低的声音透过话筒被放大,清晰的传入附近几个记者的耳朵里。
  
  “谢谢大家的关心,我现在很好。”
  
  “您是说你的状态很好是吗?请问您希望凶手接受什么样的制裁呢?”
  
  “虽然不太可能,但我希望他能尝尝我所受的痛苦。”
  
  见她虽然不肯露脸,但却肯接受记者的采访,于是附近的记者都走了过来,有的翻出了自己的笔记本,有的打开了自己的录音笔,更多的人则是试图将自己的话筒也塞过来,但他们的力度显然掌握得并不好,好几个都戳到了秦出的胸上。
  
  林茜茜感觉到秦出虽然不动声色,身体却越来越僵硬,她终于忍不住轻轻的笑了一声。
  
  “请问除了吃播以外,您这五年里还被强迫做过些哪些事情呢?”一个记者犀利地问道。
  
  “请问你们以后还会继续恋爱吗?这五年的遭遇有没有对你们两位的感情造成不可修复的伤害呢?”另一个记者挤开他,把话筒递了过来。
  
  林茜茜细白的手指玩着秦出的皮带,摇了摇头,鼻尖蹭得秦出胸前的肌肤微微发痒。
  
  “抱歉,她现在不能接受采访。”
  
  秦出冷声说道。
  
  “现在不能接受采访?”另一个记者敏锐的捕捉到了什么,“秦法医,你的意思是说等林小姐情绪安定了,就会愿意接受媒体的采访吗?”
  
  秦出没有说话,他揽住林茜茜的腰,带着她走了几步到自己的车子前。拉开车门,让她坐进了后座。
  
  “林小姐,请您再说几句!”
  
  “林小姐,请问您什么时候可以接受采访?”
  
  “林小姐,您……”
  
  一直到车子发动起来,将所有的记者都甩在了脑后,依然可以听到他们大声喊出的问题。
  
  秦出在遇到的第一个红灯前猛地踩下刹车。
  
  车子里的空气沉默了片刻,他忽然发泄般用力的拍了一下方向盘,“砰”的一声,吓了林茜茜一跳。
  
  “其实我的情绪也没有那么不稳定。”感觉到秦出的愤怒,林茜茜用颤抖的手握住自己颤抖的另一只手,语气轻快了一些,“不如我把细节跟你讲一讲啊,反正我也需要倾诉。”
  
  秦出没有说话。
  
  林茜茜停了停,开口说道:“绑架我的人,叫张怀民,他的妻子和我长得很像,因为过度减肥,得了厌食症活活将自己饿死。他于是满城的找和他妻子长得相像的人,找到我之后,他就开始为我整容,说如果他和妻子有孩子,一定就长得像我整容之后的样子。”
  
  见秦出没有提出问题,她于是继续说道,“之后他开始喂我吃三人份,五人份,十人份的食物,见我吃得很痛苦,他并不满意,于是想出了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秦出的声音沙哑得让他自己都感觉到了心惊。
  
  林茜茜笑了一声,秦出下意识的眉心微皱,却听她慢慢说道:“他在网上帮我注册了一个吃播账号,要我吃东西给所有的网友看。笑不出来的话,他说他会杀了我。我想他精神方面可能有一点问题,因为正常人都想不出这种玩法来。你知道为什么我面对那么多网友吃着东西,却从来不求救吗?”
  
  绿灯亮了,秦出却久久的没有动作。
  
  他终于踩下油门:“为什么?”
  
  “因为我在吃着那些东西的时候,他就拿着麻绳和刀,站在我的对面。”
  
  ********
  
  回到秦出住处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整个楼道里寂静无声。
  
  林茜茜拽着披在肩上的西装下摆,看着熟悉的住所,心情放松了一些。
  
  “啊!”
  
  随着她的尖叫,从一楼开始到五楼的楼道点灯全都亮了起来。秦出侧脸去看她,只见她一双眼睛早已经哭得发红,灯光照射下黑色的眼眸亮晶晶的,和他在博物馆见到的最名贵的宝石藏品一模一样。她抬头盯着明亮的灯光,像是很久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了,半天,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这些灯也和五年前的款式一样,一盏都没有换。”
  
  秦出点头。本来想提醒她这时候不应该这样玩,会吵到居民睡觉,但这句话在喉头辗转片刻,终于还是吞回腹中。
  
  “你的东西都还留着。”他不动声色的按下电梯按钮,“其他需要的东西可以告诉我,我去买。”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又“叮”的一声阖上往上升。
  
  两个人走出电梯门,秦出拿出钥匙来开门的时候,林茜茜忽然陈述般询问道:“那你今晚跟我睡吗?你看看我这张脸,你还敢像五年前一样,抱着我睡觉吗?”
  
  秦出动作一顿,低眸去找锁孔,任她在身后紧盯着他的背影。
  
  “要是不敢的话,我今晚就睡沙发好了。反正我这五年也习惯了没有床睡。”
  
  钥匙被狠狠插进锁孔里,拧动的动作干脆利落。林茜茜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秦出拽住手臂拉进了房门里。后背用力的撞击在冰冷的墙面上,胸口却被熟悉的体温所熨烫。秦出用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抚过她的耳廓和脸颊。
  
  温暖潮湿的触感从双唇间侵袭而入,挟裹着和五年前一样的强硬与不可抗拒。他吻得很认真也很用力,像是要将她心里的战栗与不安都彻底吻散一样。
  
  满室温暖,林茜茜被吻得呼吸困难,却并不愿意喊停。
  
  好像在这个吻里,她也找回了和五年前一样的什么东西,至于到底是什么东西,她来不及去想清楚,因为秦出终于停了下来。
  
  他低头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温热的喘息拂过她的脸颊,像海浪拍打着孤寂的夜滩。
  
  “你似乎忘了,我是可以和尸体一起睡觉的人。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无法真正的吓到我。”他低声说道,“更何况在我看来,你什么都没有变。”
  
  “啪”的一声,雪白的灯光亮起,照亮林茜茜忍不住弯起的唇角,也晃得她眼睛都疼。
  
  “我就当你只是找个借口,想和我一起睡。”
  
  秦出将她安置在沙发上坐下,转而走进了房间替她找换洗衣物。只留下林茜茜担心的摸摸垫过的下巴,一个人忍不住脸上的笑,四下打量着朴素到了极致的装潢。她早知道秦出是个无趣到极点的人,从他们最初在一起的时候就再明白不过。只是没有想到五年之后,他竟然连人味也失去得一干二净。
  
  就这样的装潢,说这里从来没有人住过都会有人相信吧。
  
  林茜茜站起来,从熟悉的沙发绕到阳台,她仰头看着阳台上晾晒着的衣物想道,五年或许真的不算太长。即使她的脸变得只能依稀看出以前的样子,即使秦出家里的摆设都变了方位,但他还是以前的他就好,她或许可以像以前一样的依靠他,一样的把所有事情都告诉给他知道。
  
  他一定会帮她的。
  
  目光逡巡过白色的墙壁,透明的茶几,深蓝色的窗帘,所有东西纹丝不乱,落在唯一残留着生机的一盆多肉上时,林茜茜愣了愣。这盆多肉一看就知道一定是常常浇水,才会肥嫩多汁,绿得像是轻轻触碰一下就会迸溅出冰冷的汁液来。
  
  以前的秦出可不是这种有耐心的人。
  
  她正望着那盆多肉出神,秦出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亮了起来,一条微信消息跳了出来。
  
  “老秦,在吗在吗?”
  
  备注是高中同学-徐溶溶,格式像公式一样的刻板僵硬。
  
  林茜茜并没有打算窥探秦出的隐私,但消息一条一条的接连跳出来,林茜茜连移开眼睛的时间也没有。
  
  “我的多肉你有没有每天浇水啊,我很快回川城了!”
  
  “听说你女朋友救出来了?”
  
  “那你是时候考虑这个问题了,你觉得她回来了,我该怎么办?”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

 声明 

平台所收录作品收集于互联网,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删除!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