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炸串美食加盟组

晚上卫校解剖室看到恐怖一幕....

倩女书社2018-11-07 21:56:06


········
第一章 尸体解剖
········



我在卫校上学,大家都知道,在这样的学校里面,都是女人多,男人少。

换句话说就是僧多粥少。

一个班上,可能就只有那么两三个男同学。这还算是多的。

而我们班,就是那种连一个男同学都没有的。

其实大家把护士想的有一点歧义,我们并不是在医院里面伺候病人拉屎拉尿的那种。

做那些的,叫做护工。

我们的工作,是协助医生工作,就相当于老师的助教差不多。

手术的时候,负责准备工具。

其它时候,帮主治医生打打下手。

所以我们就要学习很多东西,包括心理学,还有……解剖……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看见尸体的时候,那还是一具很完整的男尸,我却吐了,还连续做了一个星期的噩梦。

甚至我找到我爸爸,哭着说我不读了。当时他只是骂了我一句没出息,要是敢不读了,就别进家门。

之后我就在学校里面熬了下来。

而这一过,就是三年。

转眼就要临近毕业实习,我们学校都给成绩好的,安排医院面试。

我们这种不好的,就要一边上课,一边想着去其它次一点儿的医院面试的机会。

临近放假前,突然解剖课的老师出现了。

解剖课的老师,是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平时总是阴翳着脸,胡子拉碴的。

舍友经常和我偷偷的说,这个老师就是一个抬棺材的,来嘲讽他。

但是我知道,他肯定不是……因为还有不少家里面有背景的女学生,在上这个老师的课的时候,都很安分。

我偷偷的听到,他好像是某个警队里面的法医。因为解剖课少,所以就来兼职做老师……

法医和医生……差的是一个字,但是也足以看出我们学校的教学质量了……

我一直是这样想的。

每年的解剖课都很少,因为尸体靠的是捐献,而不是死刑犯。这年头,这两种来路,都很少了……

解剖课的老师,出现的时候,是晚上七点钟。

我们学校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天到了晚上七点的时候,大家都要来教室看新闻联播,不准带手机,少来一节课,就是期末挂科。

解剖课老师站在教室门口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是打了一个寒噤的,然后他说了句:“全部人起立,今天晚上的课程全部改了,都跟我走。”

大家都面面相觑,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停留,跟着他往教室外面走了。

舍友小芳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腕,颤抖的说,大晚上的,不是要看尸体吧?

我笑的有些僵硬的说:“你觉得呢……”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解剖课的教室。

教室很大,而且这里没有课桌,就像是停尸间一样,墙壁上是冷柜,里面塞着放尸体的架子车。

所以我们四十个学生挤了进来,依旧显得格外的空旷。

解剖课的老师走到了冷柜前面,抽出来了一辆架子车。

我们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白布下面的,是一个人的轮廓。

噤若寒蝉这句话来形容,一点儿也不差。

解剖课的老师,按照正常的流程上课,然后给我们解剖了尸体,让我们去看里面的器官的变化。

我虽然看过好几次这样血腥的场面,可依旧忍不住头皮发麻。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老师突然看向了我,冷不丁的说了句:“同学,我手不舒服,你来帮我缝针。”

我整个人一下子就僵住了。就在这一瞬间,所有的学生,突然都离我远了很多。

就连舍友小芳,都颤颤巍巍的后退,然后一脸祝你好运的看着我。

解剖课老师沉声又说了句:“同学,你怎么了?”

我一颤,畏惧的看着他,说:“老师……我……”

他眉头一皱,说:“你们快毕业了吧?”

我心里面一堵,恨不得把这个老师用手术刀捅三十二道口子不到要害,他竟然用这个来威胁我!

我还是走到了尸体的旁边,很是颤抖着手穿针,然后开始把从胸腔打开的皮肉,给缝合起来……

人体结构其实格外的复杂,尤其是开刀之后,不止是缝上最外面那一层的皮,是要从最里面的那层肉,开始缝合的……

针穿过肉的时候,有木木的堵塞感,最后缝皮的时候,每一下,我几乎都能听到轻微的噗声,这是针穿透皮肤的声音。

当最后一针完成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心头的恶心,直接就跑到了教室的门口,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颤抖的把沾满鲜血的手套摘下来扔掉。

其它的同学都是一脸佩服的看着我,舍友小芳,给我竖了一个大拇指。

我却快要忍不住哭了出来。

解剖课的老师,却对我笑了笑。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笑,让我打了一个寒噤,觉得格外的诡异和冰冷。

解剖课到此为止。

出教室之后,虽然那些学生对我目光是敬佩的,但是却依旧和我隔得很远。

因为我碰了尸体,身上有血腥,舍友小芳也和我隔了有一米的距离走,她一边走还一边说:“玲玲你真厉害,要是我,哭着挂科,也不敢去缝尸体的。其实学校也不会让我们真的挂科的啊……”

我心里面还是恶心的不行,我也没有和小芳多说话,强忍着心头的反冒,告诉小芳,我今天不想回去宿舍了,我要去我租的房子住。

小芳喃喃的说:“玲玲不会吧?你那个男朋友,不是每周周末才来么?提前来了?你可别告诉他你今天碰过尸体,小心他站不起来……”

我脸色一下子就燥红了,说了句:“你想什么呢?”

说话之间,我就调转头,朝着校门外走去了……

我有一个男朋友,他并不是学生,而是在一个医院里面,做医生。我和他谈了有接近一年了,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

但是我比较保守,并没有和他发生关系。平时最多亲一亲,摸一摸。就是最大的尺度了。

今天,的确他不会来,但是我总不想回宿舍,因为那些同学的目光,让人心里面太不舒服了。

很快,我就到了租的小房子里面。

放下东西之后,我先去洗了一个澡,来来回回把身上每一个部位都洗了好多次,尤其是手和头发,确定全身都是喷着香气,而不是尸臭之后,我才裹着浴巾,回到了床上休息。

没想到我刚关上灯,钻进被子里面,就感觉到一双手,突然握住了我胸前的饱满。

我轻嘶了一声之后,他却轻轻的揉捏了一下。

我一下子就感觉到浑身都软了。

他在我耳边喷着热气,让我有了轻微的喘息。

我强忍着身体的酸麻,用手去抓住他的手,想要挣脱开。

同时我说了句:“你不是还在上班么?今天才周四,怎么来了?”

我们租的这个房子所在的小区,特别的安全,进出都有监控,而且房门都是两道锁。

为了保险,我和男朋友两个,都给门上多上了一道链子锁。只有我们有钥匙,想要撬开门,只有剪断锁。

三道保险之下,我们这个二人小世界,甚至比学校的教务处还要安全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一边不安分的动着手,一边在我的耳边吹气。

我感觉越来越酸麻了,他的手,却开始往下移动。

我感觉整个人都要失控了,抓住他的手,说:“不,不行,刘伟。”

他的手僵硬了一下。我立刻用手去抓住了他的手腕,说了句:“真的,不要这样。”

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另外一只在我胸前的手,已经加大了力道。

他却在我耳边轻轻厮磨,无论我怎么反抗,都没有罢手。

最后,我实在是浑身无力了。想着已经和他在一起了一年,而且我们两个人都想一辈子在一起,我就没有反抗了。




 

········
第二章 男友的怪异
········



第一次没有快感,只有胀痛。

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才入睡,等到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是闹钟把我叫醒的。

我睁开眼睛,本能的用手去摸了摸身边,却发现空荡荡的没有人……

我愣了一下,一看时间,现在都八点半了,他肯定是先去医院上班了。

我刷了好几次牙,洗漱干净之后,才去了学校。

但是进教室的时候,我才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有些不对劲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我才看见,讲台上面,还有另外一个人。

我打了个哆嗦,这是那个解剖老师。

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面。我下意识去看自己的手,却发现,我手上的戒指没了……

我慌了一下,这是男朋友送我的礼物,怎么就没了呢?

昨天晚上我肯定没有摘下来过……

就在这个时候,解剖老师突然说话了,他冷冰冰的说:“你们昨天晚上,谁去过解剖教室,站出来。”

教室里面鸦雀无声,我头皮却有些发麻,谁会那么无聊去解剖教室?要知道,里面有一具尸体……

解剖老师冷哼了一声,手上拿起来了一个用透明纸袋装着的东西,声音很冰冷的说:“这是谁的?”

我抬头一看,心里猛的跳动了一下,这不就是我的戒指么?

我马上就站了起来,解剖老师面色不善的看着我,问我之后去解剖教室做什么?

我马上解释道说我之后没去过,戒指肯定是我之前缝尸体的时候掉下来的。

解剖老师将信将疑的看着我,说了句,真的?你没有碰尸体?

我额头上都已经是细密的汗水了,声音有些委屈的说:“我怎么可能去碰尸体……”

他点了点头,把戒指拿到了我的座位上,同时,他扫视了一圈教室里面,说:“都不准去解剖教室,否则后果自负。”

解剖老师说完就走了,这个时候,才有其它老师进来上课。

同学们都叽叽喳喳的说,这个老师是不是有病,谁会去无聊了摸尸体玩儿?

我一直心不在焉的,看着袋子里面的戒指,解剖老师不会无缘无故的来说这么一趟,昨天晚上肯定有人进了那个教室了。

难道,里面丢了什么东西?

下课后我去洗手间,把戒指洗了一遍又一遍,才带在了手指上面。

谁会去偷尸体呢?除非那个人有神经病吧?

我在这样想到。

下午下课的时候,教室里面出了一桩子算是天大的事情。

有一个男同学,转校过来,竟然进了我们班。

而且这个男的长的挺帅气。个子不高不矮。一米七出头。

在这个僧多粥少的地方,一下子就把所有的目光吸走了……

我有男朋友,自然不会多看他几眼,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班主任,竟然就把他安排坐在我的旁边了……

这下子,我的座位不安静了,上课下课,都有人和这个男同学搭讪。

他叫做白子谦。很温文尔雅的名字,也是个很温文尔雅的人。

他友好的问了问我的名字,我只是没什么语气的说了句:“白玲。”

他笑着说我们同姓。

我就没说话了……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我直接就朝着学校外面走去了。

没想到白子谦在学校门口拦住了我,说能不能请我去喝咖啡。

我有些不善的看着他,说:“我们又不认识,我现在还着急回去呢。”

他愣了一下,说:“你不住学校么?”

我说了句:“周末不住。”接着我扭头就走了。

等到回到我和男友住的那个小房子的时候,我才发现,男友早就回来了。

桌子上摆满了一桌丰盛的菜,他正在厨房里面忙碌着,同时让我赶紧洗洗手,吃饭……

我觉得自己很幸福。

男友是那种长的比较文弱,但是实际上心里面很有主导能力的人。

吃完东西,都去洗澡,躺床床之后,让我有些不太自然的是,男友竟然没碰我……

我的身体的确还有些不适,但是说真的,我还有些怀念昨晚那个滋味。

可是一直到我已经疲惫的睁不开眼睛的时候,他也没有转身。侧眼一看,他竟然睡了。

莫名之间,我心头有一点点小失望。

第二天是周六,他休假,我也不用上课,破天荒的,他竟然带着我去平时我最喜欢的一家西餐厅吃牛排。

但是因为那家太贵,我都不会主动说要去。

而且吃过牛排之后,他又带着我我买了好多,我平时特别喜欢的东西。

我这下子心里面不安了,问他怎么了?突然这么有钱?

他只是柔和的笑着说,让我别问……

之后的两天时间,都是这样,等到周末晚上的时候,他告诉我,他要回去医院值班了。

我们吻别之后,我回到房子里面。

却收到了他的一条短信,说了句:“我们分手吧。”

我当时眼泪就滚出来了。

我就知道,他突然的反常,大手大脚的给我花钱,买东西,肯定就有问题……

可为什么,他要和我分手?

我们才刚刚发生了关系啊?我的第一次也都交给了他。

我哆嗦的打电话过去,可是铃声空响,他却不接电话。

我给他发短信,他也不回。

我说了很多话,直到最后的时候,他才回了一条说:“对不起白玲,我们不合适。”

我崩溃了,马上就想到了,他是医生,该不会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接着我又发短信,可是这一次,却没有回音了……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我并没有去上学,周一我的电话都被老师打爆了,我也没接。

只是一个人,来到了男友上班的那个医院。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刚到医院,就看见男友和一个长得格外漂亮妖艳的女人走出来了。

这个时候,男友身上穿着的已经不是白大褂的工作服了。

而是一身休闲的西装。他和那个女人挽着手从我身边走过,就像是没有看见我一样……

我感觉天都塌了。脑子里面那些思绪,一瞬间全部崩塌。

眼睁睁的看着他和那个女人亲密的上了一辆宝马车,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我哆嗦着抬起来手,看着无名指上面的戒指,很想要直接拔下来,扔掉它,但是我最终还是没有做到。

哭着回到住的房子里面,我只能蜷缩在床上哭泣。没有任何的办法。

哭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睡了过去。

等到半夜被动静弄醒的时候,我发现浑身都是酸麻的,忍不住轻哼了一声,随即而来的就是撞击感和充实的愉悦。

身上一个黑影,正在用力的起伏。

我挣扎了起来,一边挣扎,一边骂他混蛋,别碰我……

他丝毫不管我,反而动作越来越粗鲁。我被折腾着再昏睡了过去。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身边又已经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人了……

面对男友的背叛,还有他半夜突然回来和我发生关系。我心里面很绝望和冰凉……

沉默的收拾了自己的所有东西,放进了一个行李箱里面,我拖着去了学校。

上课的时候,老师问我为什么昨天没有来,我也没有回答,只是愣愣的看着手指头出神。

身边的白子谦问我怎么了?突然这个模样,我只是摇了摇头,说没事……

晚上的时候,我是在宿舍里面住的,我也不打算再回去那个出租房了。

而且,我把男友送给我的戒指,也扔进去了垃圾桶里面。

从此之后,他只是我的前男友了……

小芳看出来了我的不正常,走到我的身边,她正要问我的时候,却突然惊叫了一声:“玲玲……你的脸……”




 

········
第三章 尸斑
········



我本来没什么的,但是被小芳突然的惊叫,吓了一跳。我摸着我的脸上,光光滑滑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啊。

但是小芳却颤抖着手,给了我一面镜子,说:“你脸上……这是什么东西……”

我拿过来镜子一看,脸颊的位置,有一点点青色,略微带着黑色的印子……

在灯光下面,看上去就有点儿恐怖了,就像是尸斑一样的感觉。

我心里面一抖,马上就冲进去了洗手间,开始洗脸。

可是无论我怎么洗,脸上的这个印子都洗不掉。

而且不单单是脸上,甚至是在我的脖子上面,也有一些印记了……

我心里面哆嗦害怕的厉害,都哭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小芳进了洗手间,她很不自然的说:“要不……我们明天问问老师?”

我猛的摇了摇头,说不,明天我自己去医院……

小芳担忧的说:“玲玲,这个怎么有点儿像是尸斑。可是活人身上怎么会有尸斑呢?该不是你缝了那具尸体之后,染上的东西吧?”

我已经控制不住心中的恐惧了,让小芳别再说了。

小芳也是很惧怕的躺在了床上,同时她问我说:“玲玲,你别害怕,说不定就是什么疹子呢?对了,你白天心不在焉的,到底什么事情?我看你把行李都拿过来了,该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吧?”

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一边捂着脸上的那块斑,一边说了句:“他找了个有钱的女人,把我甩了。我们分手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面还是很痛,痛的难以呼吸。

但是却也平静了很多,结束了就是结束了,我就算是去伤害自己,也不会再有另外的结果……

小芳劝我说天涯何处无芳草,我噗嗤笑了出来,说这不是形容男人对女人么?

小芳也笑了笑,说:“我看白子谦好像对你有点儿意思。”

我一愣,说他就转来两天,我都没正眼看过他,再说我现在不想谈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就闭上眼睛睡觉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睡梦之中,我总觉得,有一双手,正在我的身上来回移动。

他的手很粗糙,让我身体发软,给我的感觉,又是陌生的熟悉……

我知道我做梦了,而且做的,还是那种不能启齿的春梦……

等到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让小芳给我请一个假,我去医院看病。

等到了市区里面的一个专门看皮肤的医院之后,我挂了一个专家号。

给我看病的,是一个头发都花白了的老头子。

他皱眉看着我,说:“小姑娘,你经常和尸体打交道?”

我愣了一下,眼神中出现了一丝闪躲,但是我还是摇了摇头说:“没有……我在卫校读书,有解剖课……”

老头子专家皱了皱眉,说:“你脸上,还有脖子上的东西,不是尸斑,但是的确是尸体上的,如果你没经常碰尸体的话,就要想想,你身边亲近的人,有没有经常碰尸体的了。他手上沾了尸斑的印子,然后弄到了你的身上。”

我听到这里,身上都是鸡皮疙瘩了,马上想到了我的男朋友。

可是……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牙科医生啊,又怎么会沾上尸体?

就在这个时候,老头子专家突然对我说:“看你意识紊乱,明显还有心事,这样吧,我给你名片,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给我打电话。想要你身上的这些斑消除掉的话,只要不碰尸体,不接触带着尸气的人和物就好了。”

我感激的对老头子专家说谢谢,总之,不是我身上长出来的东西,我就松了一大口气……

我的确解剖了那具尸体,但是他又没有碰到我的脖子和脸颊。

唯一和我亲密接触的,就是男朋友了……

不……现在已经是前男友。

可牙科医生,又怎么会经常接触尸体呢?

想到这里,我就感觉脖子里面似乎被人吹进去了一股子冷风一样,打了个寒噤。

我把脑子里面的思绪抛开了,无论如何,他的事情已经和我没有任何的关联。

等到我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上课。

白子谦问我去什么地方了?

我并没有回答他。

他看着我的脸,疑惑的问我,怎么贴了创可贴,有伤口?

我也没有多说话,为了遮住这个像是尸斑的东西,我是带了围巾遮住脖子,用创可贴挡住了脸上皮肤的。

白子谦知道自己讨了没趣,开始听老师讲课。

我心里面乱糟糟的一团,莫名的,脑子里面却出现的是昨天晚上的春梦,还有前两次,夜里面男友对我的粗暴。

最后和他与那个女人挽着手,钻进宝马车,消失在我面前为结束……

时间,也到了下课。

白子谦说要请我去喝咖啡。我又拒绝了他,然后告诉他,我对他没意思,请他也别来缠着我……

白子谦的脸,当时就燥红了,我感觉整个教室都安静了下来。

然后我没有再做任何举动,直接扭头就走了出去……

等到我回到宿舍的时候,小芳一脸兴奋的抓着我的手,说:“听说你当着全班的面让白子谦别缠着你?”

我皱眉点了点头,说对啊,怎么了?

小芳的脸上全部都是那种带着八卦的兴奋,说:“白子谦,是市里面一个武警医院院长的儿子,玲玲,你不要他,把他让给我啊……”

我鄙夷的看了一眼小芳,叹了口气说:“你随便吧。”

然后我就躺在了床上。

之后小芳似乎是在化妆,过了半个多小时之后,她才扭过头来,问我漂亮不。

我敷衍的回答了一句,然后有些疑惑的说:“你该不会现在就要去找白子谦?”

小芳说万花丛中一点绿,她不早点儿下手,说不定这点绿明天就变成别人的了。

小芳一边说着,一边出了宿舍。

屋子里面,空空荡荡,就剩下来了我一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我拿起来一看,让我身体颤抖的是,竟然是前男友打过来的……

我并没有接通,直接就把电话挂断了。

他又打了几个过来,但是无一例外,都被我挂断。

有一种话是说,心死了,就真的一切都完了。

我就算是还残留着一些幻想,那不过也是对以前甜美的回忆而已。

电话并没有继续下去,反倒是换成了短信。

短信里面的内容说:“白玲,我在你校门外等你。”

我死死的抓着手机,手指头颤抖的点了一下删除键,然后我直接把他的号码,拉进去了黑名单之中。

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记得清楚,他还想要来回头炮么?

我不是傻子,我也不可能会用身体去挽留一个男人。

闭上眼,我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半夜的时候,我被渴醒了。

但是身体里面,却传来的是另外一股愉悦和zao热,屋子里面光线很暗,我只能看见一个一个模糊的影子压在我的身上,不停的索取。

我心里面全部都是惊恐,可是我想要挣扎,却怎么都挣扎不开……

他最后深深的在我脖子上吻了一下,在我耳边说:“你跑不掉的……”

我哭了,眼泪泉水落下。

他不停在我身上折腾,让我昏睡过去,才罢了手。

等到第二天早上清醒过来的时候,宿舍里面也只有我一个人。

昨天晚上小芳没有回来,否则又怎么可能让他得逞?

我拿出来手机,把前男友的号码从黑名单里面拉了出来,发过去一条信息说:“你别再来缠着我了,否则,我一定会报警,你这样是QJ!”

但是很快,就另外一条消息回了过来,说:“果然是个贱女人,昨天晚上我们在学校外面等你那么久,就是因为刘伟觉得有些对不起你,要给你补偿。昨晚我们一直都在一起,你就是脱光了站在刘伟面前,他都不会碰你一下……”




 

········
第四章 陌生男人?
········



第四章 陌生男人?

我看到这个短信的一瞬间,就愣了,接着,心里面就是一阵恐慌。

接着,又有一条短信发了过来,依旧是前男友的,上面的口吻,依旧不是他,是他身边那个开宝马车的女人的。

说:“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们在一起一年,你都不让刘伟碰你一下,现在你说他强J你?开什么玩笑呢?就算是你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他都不会碰你一下了。”

这条短信之后,我整个人都是懵的状态,我马上发信息说:“不可能!”

但是那边的电话,却打了过来,我接通之后,是刘伟的声音。他很平静的说:“白玲,我们已经彻底结束了,你就算是还有其他什么男人,也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别再来缠着我了……”

电话挂断,我怔然的看着手机,浑身恶寒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这几天的不对劲的地方,那个男人,只是对我粗鲁的索取之外,就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了。

最关键的是,我和刘伟以前的确会有吻的过火的时候,可只要每次我说了停,他就不会再多进一步,最后保留着那层底线。

可那天晚上,他不但没有回答,而且还是直接对我开始做那种事情的……

而且,我没有看见他的脸,第二天,他也消失了。正常的男人,拿走女孩子第一次的时候,怎么可能还离开?

而昨天晚上,他最后还说过一句话!他说:“你逃不掉的……”

我恐惧的去看门和窗户。

我们这里本来就是女生宿舍楼,男人就不可能进来。

之前我以为他是刘伟,宿管阿姨认识他,所以放了行。但是现在他不是刘伟了……

那他是怎么进来的?

我慌张的从床上爬起来,把窗户还有门都紧紧的关闭了。

然后我冲进去洗手间,把水放到了最大,最烫,不停的冲洗着身上的皮肤。

我一直在哭,我觉得自己脏,同时我又恐惧,那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能进来出租屋,还能进了女生宿舍?

我想不到他是谁,而且我也根本就不认识这样的人。

洗着洗着的时候,我就看见镜子里面的自己,不止是脖子和脸上,尤其是胸口,还有大腿两侧,尸斑的印子是最多的……

我用力的搓洗,把那里的皮肤都搓的发了红,颜色也没有半点减退。

最后我听到了有开门的声音之后,我才慌张的关掉了水龙头,擦干身上的水迹之后套上衣服。

宿舍里面,小芳已经回来了……

她一脸的疲惫和懊恼。

然后气鼓鼓的对我说:“昨天晚上,大家都把白子谦围住了,然后我们一群人去KTV唱歌,你想想,一群狼看着一块肉啊,可没想到白子谦竟然把大家都灌醉走了……”

我强笑了一下,没有接话。

小芳却凑近了我,小声的说:“玲玲,我看白子谦对你没死心,中午我们一块儿吃饭?”

我知道小芳对白子谦有意思,可我想的,却是另外的事情,并没有拒绝小芳,就点了点头说好……

离开宿舍的时候,我走到宿管阿姨那里,问她昨天有没有陌生人进我们宿舍楼……

我谎称我丢了东西,却没敢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只是一个女孩子,我也丢不起那个脸。

宿管阿姨明显眉头皱的厉害,说没进过外人。她问我丢了什么,贵重不,她去找教务处报道一下……”

我马上摇了摇头,说不用了……

小芳疑惑的问我丢了什么东西?

我让小芳别多问。

很快,就到了教室里面。

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白子谦在我旁边,我明显能看出来,白子谦的眼睛里面都是血丝,明显是没有休息好的模样。

我也没有心思听课,一直想着,到底是谁,会晚上来对我做那些事情……

缓缓的……一个人的脸,浮现了出来……

经常接触尸体……难道……是那个解剖课的老师?

我浑身不寒而栗,想到那是一个四十岁的老男人,就是一阵恶心……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我的手机响了了起来。

我拿起来电话一看,这是一个很陌生的号码,上面的信息是:“你恨刘伟吗?”

我愣了一下,本能的回过去,恨。

就在这个时候,我觉得全班都安静了。

扭头四看,所有人都在看着我。

这节课是班主任的课,班主任脸色青红交加的说:“白玲,上课还在玩手机,不知道静音,这节课你不用听了,出去站着……”

我面色白了一下,就要起身。

而这个时候,白子谦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同时一把将我手中的手机撸了过去,说了句:“老师,这是我的,刚才不是白玲。”

我马上惊醒了过来,回过神的时候,是老师疑惑的目光,还有全班女生另类的目光。

我脸色燥红了起来,说了句:“白子谦,你发生么疯,和你没关系。”

说话之间,我直接把手机夺了过来,然后朝着教室外面走去了……

之后的结果,当然是班主任的发飙,还有,白子谦也被赶了出来,站在教室门口听课。

我没有去多看白子谦,他只是一直时不时的看我,然后问我两句,是不是心里面有事情,不高兴的话,可以和他说说。

我并没有去理会白子谦。因为,我的手机,那个号码又回过来信息了。

他说:“你想他怎么样?”

我一下子就僵住了。

回过去一个信息说:“薄情寡义的男人当然不会有好下场,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事情?”

发完这条信息之后,我去看了白子谦一眼,发现他愣愣的站在那里没有动。

刚才有那么一瞬间,我是以为白子谦就是给我发信息的人,但是这一刻,就打消了。

还有人知道我的事情……

难道,是那个夜里面来纠缠我的男人?

我想到这里的时候,立刻把手机拿出来,发短信过去说:“是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别缠着我,否则……我直接就报警了……”

信息就像是石沉大海一样没有回应。

我心里面不安的把手机装进了包里面。

就在这个时候,刚好也响起来了下课铃声。

白子谦又拦住了我,说要请我去吃东西。

我正想要直接拒绝的时候,突然,教室里面,小芳就出来了,她一只手直接就挽住了我的胳膊。笑嘻嘻的说了句:“走玲玲,我们去校门口吃饭啊,对了,白子谦,你要不要一块儿?”

白子谦明显是愣了一下,然后对小芳投过去了一丝感激的目光,我则是心里面有些烦躁,但是答应了小芳的事情,我又不能拒绝。

吃东西的时候,小芳一直和白子谦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我一直看着手机,那条短信,依旧没有回过来。

我脑子里面是控制不住思维,开始胡乱去想的,越想,越觉得那个晚上缠着我的男人,就是解剖课的那个老师……

我直接就想要报警,但是,我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

空口说,是没有任何凭据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我拿起来一看,上面又是一条短信,就是他回过来的!

他说:“你想不想看刘伟最后一面?”

我心里面突然有些恶寒,问他,你做了什么?

他却只是问我,你想不想见?

我回了一个不想。




 

········
第五章 女尸
········



而且回了这条短信之后,我直接就把电话关了机,就像是惧怕他再继续和我说话一样。

饭也吃到了尾声。

白子谦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告诉我,下午他有点事情,不能来学校上课,让我帮忙代替请一下假。

接着,他就离开了……

我并没有什么,是小芳一脸花痴的看着白子谦走了,然后过来拉我的袖子,问我她和白子谦有没有戏?

我心思全部在短信的事情上面,只是告诉小芳,别太缠着别人,要不然就引起反感了……

小芳愣了愣,说了句好,那我听你的。

下午回到教室上课,我一直心不在焉,等到下课的时候,被几个女学生挡住了门。他们说我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又何必在和白子谦牵扯不断?本来卫校里面的情况大家都是一清二楚的。

我没好气的看着她们,说与我无关,我本来就没有和白子谦有什么关系。

挡住我那个领头的女生傲慢的走到我的面前,点着我的胸前说:“你最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要不然老娘找人轮了你!”

我旁边的小芳被吓得说不出话了,我面前这个人叫做葛潇潇,是班里面出了名的女混子。

她和很多社会上的混子都有接触,说难听点儿,就是那种关系。

我没有说话,扭过头,直接就离开了。

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小芳一脸担忧的走在我的身边说怎么办,葛潇潇也看上了白子谦,我怕是没机会了。

我没有理会小芳,意识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路之中……

那条短信,依旧让我隐隐不安。

吃饭的时候,我也是被其它女生独立开的,大概她们都知道我有男朋友,但是白子谦依旧在接近我。小芳气愤的站起来摔筷子骂她们是不是傻逼,白玲都当着那么多人说了对白子谦没有意思了,你们还想要怎么样?

可这句话说完之后,我明显看见葛潇潇也在人群之中,她用不善的目光看着我和小芳。

小芳被吓得一下子就又坐了回去……

刚好就在这个时候,食堂的门口出现了一个人。

我愣了一下,这个人,是解剖课的老师!

大家一下子就静若寒蝉。

我心中全部都是惊疑,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去看他。

直到他从我们身边走过之后,小芳才哆嗦的说:“玲玲,你的手,怎么还发抖呢?你说,今天不会继续有尸体解剖吧?”

我面色变了变,低下头说:“你别胡说,哪儿有那么多尸体拿来学校。”

我实在不想要把解剖课的老师和晚上Q暴我的男人连在一起,那样太让我崩溃了。

解剖课的老师,在单独的一个桌子上吃饭,明显,其它学生离去的速度都快了很多。

这个时候,小芳突然低声在我耳边说:“玲玲,你有没有觉得,之前这个老师说话声音怪怪的?”

我愣了一下,说怎么怪?

小芳声音压得很低的说:“有点儿女里女气的,你说这是不是阴气接触的多了,不男不女了?”

就在这个时候,解剖课老师却突然抬头,朝着我们这边看过来了。

我用力掐了小芳一把,让她低头吃饭。

不经意间,我和解剖课老师对视了一下,他微笑着对我点了点头。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但是我还是强笑着回应了一下。

吃过饭后,就快要到七点钟了,是看新闻联播的时间。

路上小芳一直在说今天晚上千万别有解剖课,千万别有千万别有。

当我们坐在教室里面没有两分钟之后,让所有人崩溃的一幕出现了。

解剖课的老师,悄无声息的站在了教室门口。咳嗽了一声说:“今天来了一具怀孕的女尸,大家跟着我去上课吧。机会难得。”

小芳差点儿哭了出来,我死死的攥住自己的衣角,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大家自然都不敢停留,都像是鹌鹑一样跟着走。

这个时候,我感觉到自己被人撞了一下,抬头一看,竟然是葛潇潇。

葛潇潇冷笑了一声说:“今晚会不会又让你缝尸体呢?话说,可惜白子谦不在这里,否则的话,看他还能不能安稳的坐在你身边。”

我低下头,往前走,没有理会葛潇潇了。

而且葛潇潇话音落下之后,明显小芳也离我远了两步。她的脸上全部都是畏惧。

葛潇潇阴冷的笑着说活该。

我心里面很不舒服,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

等到我们进了像是停尸间一样的教室之后,解剖课的老师才停了下来。

他点了点头说:“上次你们的表现还不错,这次的女尸,是难产死亡的,可以让你们看看,生产过程中,很多致命的地方……”

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所有人都鸦雀无声。

我的目光,有些不受控制的飘到了上次,解剖课老师打开的那个冷柜位置,已经过去了好几天,那具尸体,怕是拿去火化了?

很快,解剖课的老师就拉出来了一具女尸,尸体的肚子瘪瘪的,等到他掀开白布之后,我们所有人才倒吸一口凉气。

女尸浑身没有衣物。下体的位置,渗透着的是发黑的血。

一个浑身皱巴巴的血淋淋婴儿,正蜷缩在女尸的双腿之间。

解剖课老师点了点头,带上手套之后,就把婴儿抓了起来,说道:“顺产的时候,头先出,身体其次,一般重量不超标,就不会有意外。”

我瞳孔紧缩,想到不会吧?

果然,下一刻解剖课老师就说到:“难产,就是先出双腿……”

一边说话,他竟然就那么把婴儿尸体塞进去了女尸里面。

接着他说:“难产就要开刀了,侧切和直接剖腹。”

之后的一幕,自然就是他示范开刀的过程……

到最后的时候,他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边摘下来手套,一边扭头看向我们,说了句:“最后需要缝合尸体,我还是找一位同学吧。”

所有人都发抖了,纷纷后退,我低下来头,想要躲进去学生之中。

可让我心里面慌张的是,她们所有人,竟然都避开我!

马上,我就成了很明显站在外面的那一个!

我也看见了葛潇潇冷笑着的目光……

就在这个时候,解剖课老师突然说了句:“同学,你出来,看你在笑,这个应该对你来说,是小意思。”

我心中的石块,猛的一下就落了下来。

葛潇潇的脸色却瞬间苍白,然后哇的一声,竟然哭了……

哭是没用的,解剖课老师,是一个很有原则性的人,只是面色不好看的盯着葛潇潇。

葛潇潇哭完之后,突然就指着解剖课老师的鼻子骂道:“你个阉货,你敢让我缝尸体,你行不行我让我干爹,直接让你在那个警队里面干不下去!”

葛潇潇突然说的话,让所有人哗然。

葛潇潇家里有钱有背景,实在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顶撞解剖课老师。

解剖课老师的脸色变得阴毒了。

我同时心里面也打了个寒噤,阉货是什么意思,我心里面清楚明白。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不明白。就是没有阳物的意思,在古代的时候,是太监……

没有人敢说话,葛潇潇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猴子一样,指着解剖课老师骂。嘴巴里面的话,越来越恶毒。

就在这个时候,解剖课老师冷不丁的说了句:“大家……下课了。”

他就那样把白布盖在了尸体上面,也没有去管,直接就推进去了冷库之中。

大家都像是逃一样的离开了解剖教室。

葛潇潇走到了我的面前,脸上的妆都被哭花了。

她恶狠狠的看着我说了句:“你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葛潇潇说完就走了……

这个时候,小芳也走到我的身边了,她声音不自然的说了句:“这个葛潇潇怎么这样?你刚才又没惹他……”

我让小芳别多说了,同时我侧眼去看了一下解剖课老师,发现他背对着我们,似乎是看着冷柜的位置在发呆。

我打了个寒噤,低头说:“快走吧,我总觉得,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回到宿舍里面之后,发现过道里面早就炸开了锅,大家都在讨论着说解剖课老师没有那玩意儿的话题。

本来只有我们班四十个人,但是一传十,十传百,要不了明天,整个学校都要知道。

我低着头进了自己宿舍,小芳想出去,我拉了她一把说别去,不要乱惹事情。

小芳也点了点头,她说道:“葛潇潇也够狠的,这样的事情都敢说出来。不过……白子谦今天怎么没来呢?他要是看见葛潇潇这个样子,肯定怎么都不会喜欢上他了……”

提到白子谦,我心里面就有些发堵,匆匆洗了一个澡就躺在床上了。

睡觉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刘伟跪在我面前求我,让我原谅他,他知道错了。

我用力去推他的时候,却把他的头直接从脖子上推了下来。

咕噜咕噜的,头颅直接滚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脚边。

我想要抬头看清楚他的脸,但是偏偏就在同时,我听到有人焦急的喊我的声音,同时还有啪啪啪的打脸。

我一下子就从梦境中惊醒了。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