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炸串美食加盟组

杂记|西门小吃街

棉糖笑点低2019-01-15 17:15:27

路上巧遇朋友,聊聊附近好吃的,这事可列入世上幸福的前几名。

——《食记百味》

“4月1日起西门小吃街永久停止营业”

今天,是小吃街关门前一天。

昨天,我又去了趟小吃街,虽然很想念小吃街的味道,但是我回来之后就去了两次,两次都去了同一家店,本来还想要多买点好吃的,但是往日的那条小巷子变了样,让我和小伙伴寸步难移,而后我们放弃了继续觅食的计划,挤出了那条小巷。

前一天去买烤串的时候问阿姨:“阿姨,你们什么时候搬走?”阿姨耸耸肩说:“不知道,还没通知。”其实那天离关门也只有两天了,阿姨说完转身给丈夫帮忙去了,过了一会儿,阿姨自己说起来:“实在找不到地方的话,我们也打算送外卖了。”我想起之前和室友去的时候曾经问过阿姨为什么不送外卖,阿姨说还要雇人,不划算。

我去这家店的频率让阿姨已经记住了我的口味,每次不等我说,她都会抢着说“你的多要一点辣,我记得的。”这个时候我总是笑笑,然后把盘子递给她,然后往前走接着去买别的,20分钟之后回来就能取到很好吃很好吃很好吃的串。

往前走一走还有炒酸奶,这个东西我从未在家乡见过,所以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有些惊讶,觉得还挺神奇的。尝过之后,夏天的时候,经常在下午三四点或者最长的时候定个外卖,每次都吃那几个口味。这个暑假回家看到家那边也有了炒酸奶,但是从来没去买过,因为我觉得炒酸奶还是要学校小吃街里面的那家好吃,虽然它们可能也没有什么区别。

再往前,是一家跟着季节变化,贩卖的东西也在变的小店。夏天买草莓,冬天买炒栗子和糖葫芦

这个店的春夏秋冬我都品尝过,是很美味又很不一样的味道。

这条街有很多水果店,但大部分时候我都会去更远的那一家,那个阿姨很热情,水果都很新鲜,每次都在那里买足一周的水果然后心满意足的朝着烤串店往回走。

拿了烤串往回走的时候,会经过鸡蛋灌饼的店,这家店是听别人安利的,我喜欢加土豆丝、青椒还有一块肉,自己刷上酱,然后心满意足的走回学校。因为全运会的关系小吃街曾经关了一段时间,只能去南门的我,偶然间看到了鸡蛋灌饼的老板和老板娘在南门,急忙跑上前去“相认”,然后带上热乎乎的饼回到学校。

每次都会把买回来的小吃就着喜欢的电视剧电影或是综艺一起吃完。

我对西门的回忆显然不止这些,但我的回忆都藏在味蕾,语言的表达在美食前面显得有些无力。

“生活必需品”

因为住的离西门更近,所以生活和学习上的用品基本在西门解决。习惯了从一个门进去,然后在超市先把一定要买的文具、洗衣液或是师大信签纸买完,或者先去把需要交的论文复印完之后,才开始买东西吃。

西门小吃街并不像字面意思那样只有小吃,它的感觉更像是师大边上一个“低配版”的商业步行街,你想买什么基本里面都能找到。这里有很多学生开的服装店,这里有修手机电脑的,也许并不是专业的,但可解燃眉之急。虽然不像小吃一样,但它们依旧有存在的必要,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曾经说要吃遍小吃街……”

大一还是大二的时候曾经说过想要在大四的时候吃遍小吃街的愿望,现在实现不了了……因为我要毕业了,而小吃街好像一个提前毕业的学霸一样,帮我解决了问题之后,扔下我们这群学渣,自己扬长而去……

原来的西门,门外有李姐卖的烤冷面、大姨夫卖的大姨豆皮,有装满一车的奶站……后来消失了……

我们还剩小吃街,有章鱼烧土豆饼、有梅菜饼、有小土豆、有炒河粉儿炒饼、还有雷打不动冬天和夏天都生意很好的凉皮以及她们家的凉拌小菜……还有好多我可能都还来不及去吃的美味,它们也要消失了……

昨天去的时候,同学说外面贴着通知,我找了半天才在一堆杂乱的小广告中间找到了一张严肃的通知,白纸黑字冷冰冰的宣告着西门小吃街的“破产”……

听烤串店的阿姨说以后会在别的地方新建一个小吃街,我问哪儿啊?阿姨胡乱地没有方向的朝外指了指,我们都心照不宣的期待着未来的事。但还是替她们开心,至少有个盼头,未来可能不用失业了……

但对于2018届的我们来说,以后不会有小吃街了,至少没有西门小吃街了,因为我们两三个月之后就离开这个地方了,或许你还会回来看看,或许你还会在这里继续你的学业,但遥遥无期的新建,不知道你还会不会有机会找到这些夏天汗流浃背,冬天给你递热乎乎小吃的叔叔阿姨。

“To Be Continue”

大家都听说了这个消息,所以三月的小吃街像是十一黄金周的天安门广场一样,如果说全国的人们都想着去看看天安门广场的话,那每个师大的学生脑子里想得都是再去尝尝西门的小吃。

不知道小吃街里店家到底会搬去哪里,或者放弃做小吃去另寻出路,但如果安定下来,可以悄悄用支X宝告诉我们你们去了哪里?

说不定我会回来呢。

最后,祝好!

————END————


2018发大财!


往期推送:

Deer拾光|VOL.04这样拍美食才够“毒”

在路上•吃在上海Ⅱ 生煎VS小笼

走,我们克“甩”米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