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炸串美食加盟组

在杭州这间7-11里,有王家卫同你一起喝咖啡

吃定杭州2018-12-05 17:32:44


何嘉珊是我女友,我叫程耀文,我们拍拖十个月多十八天,就在三天前,我们分手了。

她带走了自己全部的东西,只留下一张字条给我。我听别人讲,女人的绝情都是假装的,通常她们说分手都是希望你能去找她回来。

 

今天的雨很大,可我变得越来越胆小。我不晓得嘉珊会去哪里,不晓得她为什么要离开我,不晓得她有没有吃到好吃的食物。

这一秒我突然想到,我没有穿雨靴,没有撑雨伞,以前我习惯了她会安排好一切,现在就好像我在做一个不知何时会醒的梦。


嘉珊很讨厌我吃泡面,她说那是世界上最没有意义的食物,如果一日三餐连热羹汤都吃不到,那不如不要做人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渐渐忘记了速食面的味道。

我为她学会了做一些菜,我发现煮咖喱鱼蛋其实没有那么困难。在煮鱼蛋的水里加好咖喱酱包,数到五分钟就好。

每次我都会煮很多很多颗鱼蛋,吃不完也没有关系。反正人总是很愿意相信,自己永远是不寂寞的那一个。


和嘉珊分手三天,准确地说是69小时23分钟之后,我走了十一层楼梯,下楼找她。此刻我很想拨通嘉珊的号码,可我也很想多喝一罐咖啡。

咖啡的生命很短,必须很快把它喝掉,否则你就会发现,喝进去时是咖啡,流出来时是眼泪。

 

整个mall里只有7-11亮着灯。三天前这里还是厚厚的围档,而现在它有了玻璃门,亮着灯。于是我走进去,问店员要了两杯咖啡。


这一刻我好像回到尖沙嘴,不要糖不要奶,咖啡的味道一如既往苦涩又潮湿。7-coffee依然第二杯半价,我照旧把另一杯放在桌上,留给嘉珊。


凌晨一点五十三分,我还没有找到我的女友。

”请问有没有咖喱鱼丸?”

“有喔,要辣吗?”

“嗯。啊等一下,还是不要辣好了。”

我一下子想不起来,以往吃的是辣的咖喱鱼丸,还是不辣的咖喱鱼丸。嘉珊买的咖喱酱,到底是辣的,还是不辣的呢?


她最不喜欢的午餐,好像是蛋奶夹心的面包,又好像是同一个货柜上的泡面。


她买给我的饮料,好像是这一排的味全果汁,又好像是另外一排的vitacoco椰子水。


她经常用的洗颜霜,好像是货柜上45元80g的日本原产雪肌粹,又好像是台湾的肌研极润。


冰柜里摆满雪糕,便当跟饮料。有人掉了传单页在桌上,上面写着6月15号到19号,面包炖品热狗蒸包全品项八折。

不断有人走进来,不断有人买单。然后不断有人走掉。

原来深夜的杭州,和香港一样,有那么多在日出之前出门冒险的灵魂。

 

这一秒我开始怀疑,同我一起生活的到底是嘉珊,还是一个我从未认识的女人。

“怕日出一到,彼此瓦解。”我现在的心情就是这样。这间7-11很大,我坐在自助微波炉旁边发了很久的呆,好在店员并没有多看我一眼。



又吃完一杯关东煮之后,我突然发现自己从未有过嘉珊的号码,也不知要去何处找她。连汤杯都告诉我,何嘉珊只是我小说中的人物而已,连同程耀文也是。

这天,她离开了程耀文,而我爱上了她。以前我不相信,但是现在我想,或许我们全都未曾存在过。

 

 

7-11杭州首店于6月15日开业

开业活动时间为6.15-6.19

地址:钱江世纪广场地下一层商业街(地铁城星路站b出口)



(本期摄影:豹哥、王铁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