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炸串美食加盟组

和我在法大的街头走一走

昌平曲艺杂货铺2018-12-05 16:27:49

   

和我在法大的


街头走走


夜晚



昨天晚上王洪的法律逻辑结课了。我很多师弟师妹这学期都选了这门我推荐的课。

王洪是我很喜欢的老师,我希望他们都能通过这门课的学习,在相声的发展上越走越远。

王洪的课是难忘的,更难忘的却是那些下课之后的时光,我们一起约过的夜宵。



没有约过夜宵,怎么好意思说是我团的人

我在曲艺团约夜宵的历史是很悠久也很丰富的。

我大一的时候,专场临近那一个多月,几乎每天晚上和师姐泡在琴房里对本子,一遍一遍地排练,练完之后我就会和师姐去麦胡吃夜宵。

那时候的时光真是很宝贵了。我最爱蜜雪冰城的柠檬水,几乎每次去都要买一杯。过桥米线和小笼包,土豆粉和鸡蛋灌饼,对麦胡的探索是大一的必备功课。我记得那年冬天金拱门第一次出了奥利奥的甜筒,那时候专场已经结束了,师姐还是被我约出来吃吃吃。

麦胡终究是亡了,大三当了分管的我和大四忙着考研的师姐,两年前无忧无虑的时光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其实团里专场那天晚上,有去吃庆功宴的传统。观众散去,场子一收,通常都得9、10点,小庄烧烤的二楼挤满忙碌辛苦了一整晚的人。台上忘词的口胡的出丑的事都被玩笑过去,被鸡翅羊肉掌中宝方便面的香味所掩盖,于是便又是一个学期过去了。

我大一的时候眼看着师兄们拎着酒瓶子喝得面红耳赤,忘了哪个学期周团端着酒对我们说以后就靠你们了,还想着你们那么厉害,靠我们那不得亡团了。那时候师兄们大喊大叫,酒疯人更疯。觉得这帮师兄怎么是这样的呀,后来知道这帮师兄就是这样的,后来知道专场结束了是真的想这样的。

现在曲艺团的聚餐不喝酒了,但是有的时候我还是很想念那些喝着酒敲着桌子唱小曲的师兄们。



后来我招了这群小崽子们,他们把我给带坏了。

他们这届人比我们这届多得多,我不知道这其中是否有我的功劳。老先生总说他们这届都是“小天使”,我想了想我大二的时候为他们生过的气跟他们操过的心,再想想和他们吃过的饭打过的麻将,嗯,还真难说。备不住真是天使呢,就是一个个自恋傲娇臭贫嘴那种。

和他们吃过夜宵是最多的,因为这个时候我团团建局局长陈局正式走马上任,在陈局的领导下饭是经常吃的。

我和三个师妹经常一起,也有的时候等他们下课一起去食堂吃方便面铁板烧烤冷面。食堂的烤冷面实在不好吃,还要一边吃一边听着食堂的大爷喊“快点吃我们要下班了”。陈局总是愤愤地:“我就是要吃完!”陈局吃饭是很慢的。

印象最深的是上学期末大家去韩食记吃饭,刚开始来了一拨,后来大家又陆陆续续地来了,只有三爷没能赶来,实在遗憾。

那天大家玩了很多游戏,说了很多真心话,和他们一起两个学期那晚我才算真正认识了他们。

然后我们嘻嘻哈哈地回去,在南门的喷泉边他们又坐成一排,让我给他们拍经典的合照,闪光灯打得像鬼一样。

我们玩得很大胆,那晚老徐成了第三个走进老先生心里的女人,他俩发的票圈让老狐狸三爷都信以为真。

好多师兄都发信息问我,他俩真在一起了?绝倒。

也是那天晚上我突然理解了师兄们的感觉。你加入这个团,并且四年都不会离开,你好喜欢这个团,也好喜欢他们,那就吃个夜宵啊。和他们在一起,吵嚷也不觉得丢人,因为你谁都不怕,也不在乎。

转眼我也大三了。可能是老年人内心常常感到空虚,我最近十分想和师弟师妹们约夜宵。其实口腹之欲已经很淡了。不知道为什么大一大二的时候晚上总是那么难熬,好像不吃点东西就不足以慰藉忙碌了一天的自己。

但我还没和大一的师弟师妹们约过夜宵约过饭约过麻将约过KTV,大三了再和师弟师妹们玩好像有点过分了,可是我这么亲切可爱活泼好玩,如果他们不带我玩的话,想想也会很无聊的吧。

我希望这些师弟师妹们能尽快融入这个团,我觉得约夜宵是个绝好的方式。在夜晚人最脆弱的时候,能和一群人聊天斗嘴,在温暖的灯光下在小店和食堂里温暖自己的身心。万家灯火、寥落星河和你我,夜里的小破团,比早训更安静,比大排更开阔。




虽然麦胡之后,再无宵夜,但是我还是要分享几个如今夜宵的去处,也欢迎大家留言告诉我们你的私家收藏。

非常非常想念我的麦胡了。

学校:

二食堂铁板烧手抓饼烤冷面炒河粉

一食堂方便面

军都超市烘焙店咖啡店鲜果时间


南门:

金拱门

全时便利店

麦胡深处的米线店

张亮麻辣烫

搬到国泰的烤冷面和土豆条豆腐鸡柳


东门:

各种烧烤(小庄,胖子)

各种饭店(徕客比也搬来了)


北门:

门口的葫芦大叔和烤冷面

表厂食堂

驴肉火烧

翅子推荐的一家重庆烧烤

愿你们都有好吃的夜宵,

                  也有满意的体重。